首页 小说 都市娱乐 异界之红警冲锋

第四百五十八章 问题(下)

异界之红警冲锋 乔治海盗 7051 2020-12-29 01:54

  

  “可能你们已经发现了,除了像萨克帝国的那群蛮子一样热衷于打仗以外,对方在经商方面似乎也有几分兴趣。”

证据就是,只要你去市场中看看就可以发现,除了声色场所以外的几乎所有行业,你都可以或多或少找到他们所伸出的触手。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对方靠着那些所谓的高科技生产出来的产品无论是质量还是样式都要超过我们,因此只要是对方出现的地方,市场几乎是被一边倒地垄断了。”

因此我们商会很多的地方分会也正面临严重的危机,其中也不乏因为长期亏损而不得不撤出地方市场,甚至彻底搬离那个地方的事件发生。

更为严重的是,有些分会因为商业竞争而产生了高昂债务问题,到最后不得不为了偿还债务而大量抛售我方的产业。

而这些被抛售的产业则无一例外的,全都被对方所收购,而这种行为对我们所造成的直接伤害相比于刚才所说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像这样不断的将我们的商会驱逐出地方市场,然后由自己的经济部门将其垄断,接着不断的循环往复,直到彻底夺取由我们控制的整个大陆的市场。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为虑。

因为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就算不用我们主动出击,对方也会自己找上门来跟我们谈合作。

“放在平常的话,面对这种很明显是我们处在不利地位的情况,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由我们率先派出主力商会,主动出击,竭尽全力的说服对方考虑与我们合作,但真正考虑到实际情况,说不定,不用我们出手对方就会主动找上我们。”

毕竟就算他们拥有很多很厉害的商品,但是如果不能快速的登录市场形成垄断的话,类似的仿制品和粗制品就会更快他们一步的抢占市场,届时因为有了样式和质量略次,但价格却有着强大优势的仿制品的上市,他们的商品就很难有现在这样的竞争力了。

不过幸运的是,关于市场占有率这方面,却恰巧是我们的优势。

虽然不是自夸,但咱们的商会掌握着整个大陆百分之七十至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市场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这样,在我们需要他们的商品的同时,他们也需要我们的市场,作为供货商的他们与作为销售商的我们各取所需。

到时候我们不进不会赔钱,还可以在赚取佣金的基础上学习他们的技术,然后有朝一日赶上甚至超过他们。

而且,再借着这次覆盖整个大陆的饥饿危机,我们与他们合作所能赚取到的利益更是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说,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对于他们的计划,只要对我们不会构成太大的伤害或损失,我们不仅不应该排斥,反倒应该大大欢迎,而我也就没必要在这里多费口舌了。

但真正有趣的是他们的另一个计划。

“还记得他们之前是怎么跟我们说的吗?”阿道夫说道,“他们告诉我们,他们会铸造新的货币,然后以新的货币作为粮食贸易中使用的法定货币。”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一目了然,要么他们就是想要通过这种方法,在售卖粮食的同时,利用货币之间的兑换比例再赚上一笔;要么就是企图用这种方法使自己独立与整个大陆的经济,然后更方便控制国内市场。

无论他们的目的是哪个,只要等到积蓄了足够的实力就都有将其变为现实的可能。

而一旦他们的目标达成了,其所造成结果对我们来说都无疑是非常不利的。

因为如果真的让他们的计划得逞的话,那么我们部署在对方国内的各个商会绝对会被对方驱逐,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对方害怕我们会以经济为武器威胁他们的统治。

而现如今的中国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市场,其市场体量已经远远超越了当初的康佳达斯帝国,如果被这样大的一个市场所驱逐,对我们又将是一次巨大的伤害。

更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无论我们再怎样的一厢情,在这件事情上都是完全没有谈判的余地的。

所以按道理来说,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阻止对方的计划。

但是在那个时候,却并没有人对此提出任何异议,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因为对他们的这种小伎俩,我们既不害怕,也不担心。

不仅如此,如果他们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的话,对我们不仅不会造成什么危害,还能让我们捞上一笔。

听到此处,拉德昆朝着周围待命的侍从们挥了挥手,原本在整个庭院四处规整站着的仆人们便很快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并且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将周围的门窗一一关上。

而在他们的脚下,因为已经提前做好了隔音的魔法阵,所以只要不站在魔法阵里,即使是贴着魔法阵站,也绝对听不见里面的声音。

而这也是为什么阿道夫和顺泽泉野会将会谈地点挑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出于对在场各位的信任和对自己虚荣心的满足,阿道夫很乐意的担起了讲师这一工作。

“首先,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估算的,但是很明显,他们忽略了在这一系列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金币。

“如果我们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以刚刚被灭掉不久的康佳达斯帝国的国库为标准对整个大陆的金币储量进行了估算,但是如果他们这么做了,我就只能遗憾的告诉他们,他们这一做法是大错特错!”

没错,仅当做样本来看,相比于经济低迷的秦和萨克帝国,以及有很大水分的我们,中规中矩的原霸主康佳达斯帝国可以说是很好的衡量标准。

但是仅仅是这样,就误以为自己找到了解开谜题的钥匙实在是为时过早了。

因为在这个世界,真正的财富并没有掌握在国家手中,而是掌握在数也数不清的人类,兽人,魔族和其他种族的每一个平民手中。

“您是说,这个世界?”对于他的措辞,斯瓦夏奇怪的问道。

“对了,你们还不知道那件事啊,”阿道夫摩挲着下巴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就像是刚刚所说的那样,很可能是来自一代又一代延续下来的某种天性,他很享受这种比别人拥有更多的情报的感觉。

尽管当初他从十大宗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像他们一样惊讶,但这并不妨碍他现在享受这种独特的优越感。

“关于那件事,我回头再详细的告诉你们两个,让我们先把这件事说完。”

听了他的话,原本一脸惊讶的斯瓦夏和拉德昆两人也收了收脸上的表情,毕竟对于他所说的这件,他们两人最多还是感到惊讶。

至于他们两人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怀疑他在开玩笑或是扯谎,一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二则是因为异世界来客这件事,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这个世界发生过了。

而且,那个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异界人不仅把这个尚处在荒古的世界搅的天翻地覆,还创建了影响至今的帝国和文明。

所以说,就算你现在告诉他们楚清异界人他们也不会感到奇怪,倒不如说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那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奇怪东西的来源。

“正因为他和他的棋子们不是‘本地人’,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受到异界人的启发由荒古各族统一制作成份,规格,质量,代表这个世界真正财富的货币,它的大头并不在制造它们的国家或其他势力手中,而是埋藏在这片大陆上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手中。”

这笔财富之庞大到,就算是十大宗和魔族,兽族那里的各种势力联合起来也绝对无法匹敌!

“而原因,就在这里。”说着他取下了手中的纳戒放在了桌子上面。

“因为,纳戒?”

“没错!”阿道夫说道,“有一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很久以前,我和其他几个有些能力的商会负责人曾经谋划过一件不错的买卖。”

这庄买卖其实也不算复杂,简单的说就是我与其他几位手底下掌握着几大商会实权的贵族联手,以几大商会的名义建立了一个新的组织。

然后,只要利用合作商会的影响力,就能够使这个新建立的组织可以在大部分地区,甚至是边界以外的外族疆域建立分部,区域总部管理区域分部,总部在管理区域总部的方式建立一个完整的组织体系。

而通过这些设立在各地区的组织分部,人们可以把手里多余的钱放在我们这里获得相关凭证,并且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依据手中的凭证获得我们给出的利息。

当然,只要对方愿意,在持有相关凭证的情况下,我们也提供连本带利的提款业务。

而与此同时,我们也把这笔从别人手里收来的钱再以相关的凭证借出去,通过收取利息获得收益并偿付利息。

听到这里,如果楚清等人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发现,阿道夫的这个构想正是金融机构:银行的雏形,只不过他们本人却没有这种想法就是了。

“而在我们的构想中,等到这个机构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整个大陆的大宗商品交易都将会得到改变,以前不便的物物交换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由我们所发行的纸质凭证作为货币来进行交易。”

说到这里阿道夫顿了一下,其实关于这个机构还有一点他没有说,或者说有意隐瞒了。

那就是如果一切都如他所说的那样顺利进行下去的话,除了通过借贷收取利息获利以外,其实还有更赚的主意。

那就是完全由他们所掌控的,那个在存款和借款中都有出现的,凭证的数量。

“不过最终我们还是失败了,而一切都是因为它,”说着,他指了指那枚纳戒,“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小东西,无论是多大一笔钱,就算不通过我们的手,贸易的双方也可以很轻松的进行大宗货币的交付,而且因为相关的安全魔法非常完善,所以完全不必担心在交易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危险。”

也就是说无论是在方便还是安全我们的纸质凭证都没有用武之地。

“请您等一下!如果一切都正如您所说的那样的话,您所规划的那个组织应该已经消失了才对,可是,”打断了他的拉德昆拿出了一张金币卡放在了桌子上,“这个又是怎么回事呢?”

“真亏你能发现呢,没错,我们的计划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不能算是失败了,毕竟在很多情况下如果能有我们这种双方都信得过组织作为一桩生意的中间人,那么很多麻烦就都可以省略了,所以尽管最后我们的计划失败了,但是相应的副产品却保留了下来。”

等等等等,再说下去就有些跑题了。

总之,我想说的是,根据我们长期的调查和计算,就算各个国家现在全部停止制造新货币,凭借这个世界现有的货币量,依然能够满足市场的运作需求。

不仅如此,在我们看来,这个长期被一种货币所统治的整个世界市场依然是处于,那个,那个什么,就是中国那些人说的那个,没错!就是通货膨胀!

“如果他们真的只是想要通过这次危机大捞一笔也就算了,可是,如果他们想要做些别的什么,比如说想要以取代现有货币为目的,再创造一种只能由他们生产,并且由他们把控的世界货币的话。”

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

说着,阿道夫的脸上不受控制显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那笑容恐怖的就像是老猫准备玩弄猎物一样,残忍的让人胆寒。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斯瓦夏严肃的向他问到。

如果说作为他们棋子的拉德昆没有资格知道阿道夫的真实想法的话,身为联络各方势力的斯瓦夏就有必要知道些什么。

“而且,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就算你有什么可以狠狠地整中国一下的好办法,仅凭你一个人也肯定是搞不定吧。”

毕竟整个阿萨斯帝国也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得。

斯瓦夏以异常尖锐的口气回怼了阿道夫一句,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对阿道夫有什么不敬的想法,只是因为现在的他完全站在了一个商人的立场来审视这件事。

“哈哈哈,说的是,”阿道夫笑着揽住了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喝着茶的,坐在角落的黑袍人说道,“仅靠我一个人的话什么都做不成,这种事我还是有点自觉的,所以我也从来没说过我准备一个人全做完啊。”

你说是吧,我们尊敬的,阿萨斯帝国的帝王,满达斯陛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